沈国军:银泰未来将聚焦新实业、新投资、新金融

  2016年的最后几天,银泰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的沈国军在银泰中心接受了经济观察报的采访。这里对沈国军而言意义非凡,在他的描述中银泰中心的落成和他当年辞职下海、银泰高速发展、上市的意义不相上下。“经商重点是判断未来、排兵布阵、把握最好的商机,这是最重要的。“当年拿下这个地块对于沈国军而言,也是对商业机遇的一种把握,在他看来命运的机遇和交往的人一样不必太多,能把握住最重要。银泰中心也是他“把握了一点点。”

  采访的前一天沈国军还出现在北京浙江企业商会的2016年年会,作为全球浙商总会执行会长、北京浙江企业商会会长发表了讲话。这是他十几年后又一次担任北京浙江企业商会会长,多次接到商会邀请的他其实一直都很忙,但仍然接下会长的重担,是他觉得要珍惜别人的信任和托付,用公益的心态为大家付出也是一种荣幸。“敏行讷言”是外界对他一贯的形容,但这一天的他却是围绕浙商的精神与发展娓娓道来,甚至超出了原定时间。

  “这也是一种认可,是对人品、人缘的肯定。”这种对人、对命运和机遇的珍惜始终贯穿在沈国军的为人处世之中,或许与小时候经历的人情冷暖不无关系,沈家兄妹在经历了父母先后离世、家境败落的磨难之后更明白雪中送炭的温暖,成就了他隐忍的性格,但也一直铭记父母言传身教的正直、自律、勤劳、善良。

  领导者的气质决定这家企业的调性,沈国军凭借自己的努力从商业零售起家成就了涵盖商业零售、商业地产开发与经营、矿产资源、农旅发展、产城运营、金融与投资等领域的银泰帝国,银泰自身也随着沈国军的思考在不断调整主业和方向。

  2017年是银泰的二十周年,沈国军回顾过去,把银泰的发展概括为三个阶段。前五年为第一个阶段,是创业打基础的阶段,白手起家非常辛苦;中间的十年是第二个阶段,是多元化快速发展和不断创新的阶段;最近五年则是不断转型整合的阶段,无论是菜鸟、还是浙江网商银行,都是新的尝试。

  而放眼未来,在沈国军的规划中,下一个二十年里银泰的业务形态将不再是现有的六大板块,可能会更聚焦——“新实业、新投资、新金融”。

  隐忍的少年

  四十年前的冬天远比现在更寒冷,在浙江省奉化市栖凤村的海边一位母亲在带着几个孩子捡海带,这一天是除夕,但并不能成为这家人庆祝的理由——他们还在为生计发愁。

  年龄最大的孩子走上岸边冲洗脚上的污泥,骤然发现双脚已经被冰划破,布满流血的伤口,可他没觉得疼——双脚早就被冰冷的海水冻得失去知觉了,又或者这种寒冷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这个孩子就是十四岁的沈国军。“南方的冬天特别冷,木头房子木头门,窗户上贴纸破了没有钱贴新的,刮风时雨雪可以直接飘进屋内,手上脚上都是烂掉的冻疮……”沈国军口中的冬天寒风刺骨,这一切是从那个冬天开始的。

  家境的骤变让人措手不及。在沈国军的记忆中,父亲是个勤劳善良的渔民,他在荒山上开垦了农田种了许多瓜果蔬菜;还在生产队带领村民搞养殖、跑运输;如果遇到台风肆虐他还招呼那些家里被淹了的乡亲们来自己家里吃住,邻里关系融洽。但一次意外的车祸把这一切都打破了——有钱有势的亲戚都对这个没了“顶梁柱”的家避之不及,家里再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吃不饱穿不暖成了生活的常态。“当时因为年纪小,我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觉得好像这不可能是真实的,也不太相信这么回事,一抱他,一摸他,人还是暖的。我亲戚开始哭了,当时我自己极为悲痛,我们俩就在那里哭。最后其他人就把我们拉开,我就又坐了手扶拖拉机半夜回老家去了,好几个小时,这也是我第一次进县城。”往事历历在目,少年沈国军无忧无虑的生活画上了句号。

  “从此以后我们家里整个就乱套了。”沈国军记忆中,父亲走了以后,家里没有了稳定的生活来源,所有的压力都落在母亲身上。

  养育四个儿女、扛起整个家庭的生计,对于一个渔村家庭主妇而言辛酸艰难程度难以言表。沈国军的母亲选择在村口开一家早餐店,每天凌晨两点起床,下午三四点才回家。但辛劳并没有换来等同的回报——农村人更习惯在家吃早饭,这种生意显然惨淡不好做。母亲每天回家后站都站不稳,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零钱的画面和她快速衰老的身体和容颜,深深刻在沈国军的记忆中,画面一生难以忘却。

  “自此以后我就觉得自己什么都改变了,性格也改变了,想法也改变了,人也觉得突然之间长大了。”沈国军再也不能放学后回家扔下板凳跑去海边放肆地玩耍。家境变故之后,海边成了沈家生计来源的一部分,沈国军和弟弟妹妹要在放学以后去海边捉虾蟹、捕鱼,然后去集市上卖掉换点零钱。

  但生活的转机还远远没有到来——生活的不堪压垮了母亲。五年之后,劳累的母亲查出得了胃癌,尽管沈家兄妹凑钱给她做了手术,但恶劣的生活条件让母亲病情持续恶化,第二年就离开了这个家。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的性格就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这辈子的眼泪也都流干了。”家境变故磨练了沈国军看清了人情冷暖,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经历了才知道什么叫患难与共、风雨同舟。他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变成了隐忍的少年。与此同时父母言传身教的勤劳正直也烙印在他身上,直到后来工作、经商,始终如一——在银行工作的时候虽然工作优秀,但为人简单、说话直接经常遭到他人的不理解;经商后很多了解他的朋友甚至送给他一个“纪委书记”的称号,也是源于他的真实不虚、为人做事公正。

  “赔点钱就赔点钱以后再去挣回来;如果闹矛盾就坐下来聊聊,吃亏一点就吃亏一点。我从来不愿意跟人家去争什么。”沈国军坦言少年的经历让他对很多事情都看开了,“再也没有像失去双亲那次一样的伤心过,以后碰到诸多困难挫折等对我来说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也正是因为沈国军的淡然,银泰的企业发展一直没有什么风波,一路发展壮大但并没有因为什么负面消息引起密集的关注。反倒是少有的“争斗”让银泰更广为人知——银泰与武汉国资委的鄂武商控股权大战,让银泰集团在资本市场一举成名,但结局却是银泰因邀请而来投资却反被“狙击”。谈起往事,沈国军表示当年投资的七八亿元让银泰至今仍是鄂武商第二大股东,对于今天的沈国军而言,这些经历已经不算什么,何况这笔投资还是有价值的,同时,沈国军因此还收获了更多关于处理商业关系的经验。

  商业的嗅觉

  沈国军在母亲的坚持下成了家里唯一一个坚持上学的孩子,这对于今天他的成就而言至关重要。

  大学毕业后,沈国军被分配到银行工作。由于工作出色,1992年出任银行系统一家下属企业的副总经理,开始涉足企业管理。正是这些资本市场和企业管理的从业经历,为他后续的“银泰帝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事实上,他的商业天赋在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崭露头角。大学期间,他和同学卖苗圃赚了一万多块钱、做胶合板外贸生意挣了人生第一个一百万。这在当时那个年代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财富。沈国军觉得这些钱可以让他和弟弟妹妹们的生活有了保障。

  不再受制于生活的不安全感,沈国军在银行努力工作,他是当时系统内最年轻的高级经济师,也是表现好提拔快的年轻干部,在当年算是“金饭碗”。

  稳定的生活在沈国军35岁的时候暂停了一下,这时他已经做到高管,但“一眼看到老”的感悟让他毅然“下海”创立了中国银泰投资公司,做起了房地产投资等业务。但这个时间并不是很好——1997-1998正是亚洲金融风暴肆虐的时候。正因为如此,沈国军接的两个写字楼和一个商业地产的项目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写字楼卖出去,剩下一座商业地产项目是怎么也找不到人接手了,大环境下行的情况下各家企业都资金紧张,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找不到人就自己来做。”沈国军下定决心自己来啃这块硬骨头,他投资成立了“银泰百货有限公司”,并考虑到台湾、日本等和大陆的消费生态相近,特意高薪聘请了专业的管理团队。事实证明了沈国军的决策是对的——1998年开业的银泰百货杭州武林店陆续斩获了“坪效第一”、“销售第一”、“人均销售第一”、“纳税第一”、“盈利第一”等等美誉,并在此后赶上了百货业的“黄金十年”实现了快速发展,无心插柳柳成荫。

  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一场噩梦,但对沈国军而言恰恰是一个机遇。北京的银泰中心地块就是在这个时候被他收入囊中的,经过十年锻造成为北京地标级建筑。

  在杭州踏入百货零售领域开启了银泰百货集团的征程,在北京长安街上,当年北京市民企唯一的重大项目——249.9米的银泰中心寄托了沈国军对事业定位的高度。这座没有纳入银泰上市资产的建筑对于沈国军而言别有意义:这是唯一一个他自始至终亲自跟进的项目,从设计建造到经营招商都是定位高端,并且斩获数个国际大奖,数倍于周围商业地产的价格足以证明他的价值。而且银泰中心至今仍每年数千万投入对基础设施进行维护升级以保持品质。“掌握机遇”并且“追求极致”这一点,沈国军在银泰中心的项目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归零、跨界

  2007年,银泰商业(专题阅读)上市和2008年北京银泰中心落成,沈国军心里的重担放下了不少,他开始有更多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不追求物质,更喜欢出去旅游,其中有一年甚至花了4个月的时间。

  如果时间倒推四年,沈国军可能全心扑在工作上。但2004年突如其来的胃出血让他顿悟生死面前人生的意义。那一年,他2000年投资在一家证券公司的十几亿资金在政策环境变化的情况下打了水漂,压力之下沈国军的身体渐渐透支,最后上演了“在电梯里喷血”的惊险一幕,抢救回来的沈国军孤单地在医院住院二十多天,这是他送走父母以后再次和生死离得这么近。

  “尽管现在也蛮努力的,但不像以前那么拼命了。”沈国军说,从那年以后基本每年会安排几个月时间出去旅行。“有的时候也给自己买点东西,该消费就消费,该花钱就花钱,不浪费但也不那么节俭了,观念改变了很多。”

  改变的不只是观念,沈国军坦言在旅途中能体验到学习和收获的快乐。事实上,从银泰目前的主业就可以看到沈国军在旅途中重新思考和学习的痕迹。

  银泰集团旗下横跨商业零售、商业地产开发与经营、矿产资源、农业发展、产城运营、金融与投资以及慈善公益等领域。比如沈国军和朋友们去南极感受到大自然造物的震撼,对公益的认识更深刻;也有彼此聊天碰撞出火花,众人联合成立了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参与湖畔大学……

  外界对于沈的标签很多时候与马云有关,比如银泰百货集团和阿里巴巴的合作一度被解读为“传统零售的叛徒”,事实上沈国军经常交往的圈子里有很多互联网思维活跃的人。几年来,在零售业态的思考上,沈国军本身也有自己的逻辑,银泰商业集团一直是行业中最创新的企业。

  “2009年我们把高管叫到乌镇,当时对外叫乌镇会议,是去贯彻落实乌镇会议精神,我当时就和他们说,不要再开百货公司了,我们得换产品,选购物中心。”沈国军很清楚,物极必反的轮回在中国商界的案例中比比皆是——彩电、冰箱、洗衣机、煤炭、钢铁……近年来购物中心替代百货的现实更是证明了沈国军的想法非常正确。

  或许此前实体零售遭遇电商冲击确实让很多企业日子突然变得不好过,但回过头来看,今天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经济并不是对抗的状态,而更多是相互融合。一如沈国军不认可外界给自己的“传统零售的叛徒”,从传统电器卖场转型线上线下结合的苏宁也早就参透了零售业态的走向,虽然过程艰难,但最后实现了大象转身之后再起舞。

  “电子商务就像是一个空军,或许天天扔炸弹,把地面部队给打得稀里哗啦。但最后空军还是要加油、要落地,不能永远在天上飞。那么我们就应该在地面上建立一个特种部队。”沈国军和马云开玩笑说“希望特种部队能把战场给收拾了”,也许这就是“新零售”的雏形

  在银泰和阿里巴巴合作之后,2015年8月阿里巴巴和苏宁以互相入股的方式宣布合作,沈国军曾在背后牵线搭桥。“百货购物中心里投一家,家电体系里也应该投一家,超市也一样。这样才能把线上线下多业态打通。”

  事实上,阿里巴巴之后的投资路径也正是如此。线上与线下的融合并非一蹴而就,经历了自建电商、入驻大型电商平台以后,实体零售以自有终端门店和其代表的线下流量成为实地商业的核心优势,以此为基础建立智慧零售服务体系已成趋势。

  2017年1月10日,在合作多年以后,沈国军联合阿里巴巴启动银泰商业私有化,加速打造“新零售”模式。

  谈起对电商的开放式态度,沈国军坦言这些都是尝试,基础在于双方各自的资源吸引彼此合作。“如果不去做,肯定要死掉。”沈国军自诩是传统零售业的领引者,“我一直跟我们同事说,我们一定要冲出一条路子来,带领整个传统零售业往前走。”他希望银泰成为一个创新与开放合作的样本,不断创新产品,如果银泰成功了,其他人也可以跟进、推广。“我想在不远的将来,肯定是线上线下都会融合的,未来肯定是这样的。”

  不仅敢于拿传统零售“开刀”,智能物流领域布局投资也是沈国军的一次新尝试。

  一次在飞机上沈国军与马云的聊天,促成了菜鸟网络的诞生。2013年5月30日,菜鸟网络创始大会上,马云高调宣布成立“国内智能物流骨干网络”,打造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誓言将改变中国电商和物流格局,并聚拢了包括银泰、复星在内的豪华股东团队,总投资额达到3000亿元。其中沈国军通过旗下北京国俊投资有限公司投资菜鸟网络16亿,占股32%,在九大股东中位列第二。并且在菜鸟网络成立的第一年,马云力邀之下沈国军出任CEO。

  “马云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人,战略上布局很深远,我们当时想通过一个非常创新的平台去为整个中国的物流的基础设施做一些重大改变。为这个行业带来真正革命性的东西,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完善服务,为中国经济发展作贡献。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沈国军坦言当时参与创始的朋友们也觉得天马行空,但现在看来是非常对的,菜鸟已经为整个中国乃至全球物流领域带来一场革命。

  谈起零售业创新和智能物流,沈国军如数家珍,不仅对宏观布局有规划,还对一线业务了如指掌,他会提到开店、运营、柜员,还会说到电子面单……如果这是他口中“已经不那么拼命工作”的状态,那也不难想象他对整个银泰集团的布局和发展付出了多少心血。

  虽然要求极致,但沈国军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产品如何做到精致应该交给专业人员打理,对一个企业家来说,最重要的是把握行业的方向、战略的布局。

  总览银泰布局,有包括零售、基础设施的实业,也有投资布局,还有菜鸟、网商银行等创新业务。“选择行业重要,在这个前提下再去管控风险能力就只是些技术问题了。当然,负债率的管控、对外投资的节奏也要去安排。”沈国军说,银泰的业务也在调整,相比已有的六大业务,未来“新实业、新投资、新金融”将是三个聚焦方向。

  沈国军相信,企业的风险管理,很大程度上与老板的心态有关。他经常跟同事说,企业做“大”不是主要的目标,“强”才是最重要的,“树大根深,才是我们公司一个经营的目标。”

  从两间租来的办公室、四名员工,到现在旗下几百家公司,十几万银泰就业人员,每年几十亿的税收……沈国军用二十年经营出银泰商业帝国,也期待银泰下一个二十年再创辉煌。但他同样清楚这不是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实现的,他擅长与人合作,更明白优势互补的道理。

  俗话说,五十而知天命,沈国军还想欣赏自己人生道路上的另一种风景:“如果能有一天真的把公司的管理放下的话,一年中有半年去旅行就好了。”他的表情难得放松了一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