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一年半来对手一直在搞我的资料 但我睡的很好!

  群雄逐鹿,作为“领头鹿”的王石,面临的不仅是失去对万科的控制权,更要付出精神上的代价。

  “即将过去的2016年,企业家和创业者都处在不确定的焦虑之中,当然我是最有资格焦虑的人,但你们看我的样子像一个焦虑者吗?”

0.jpg

  12月18日,第一届国家发展论坛上,万科董事长王石问台下听众。他看起来心情很好,风格活泼,间或离开讲台,半脱了西装外套,向大家展示被紧身衬衣勾勒出肌肉线条的身材。

  出人意料的是,台下竟有不少喊“像”的声音,声量不小,王石一笑,答曰:“应该说不太像”。

  众所周知,持续一年半之久的万科控制权大战,让王石成了中国最有资格焦虑的企业家。从宝能的强势夺取大股东地位,到华润态度的暧昧不清,深铁重组方案的踟蹰不前,及至恒大系初衷不明的入场,万科控制权的归属越来越扑朔迷离。群雄逐鹿,作为“领头鹿”的王石,面临的不仅是失去对万科的控制权,更要付出精神上的代价。

  “一年半的时间,他们一直在搞我的材料”,上述会议上,王石说。今年6月,宝能系提请罢免王石的万科董事长职务,理由是他在外游学的四年时间,拿了5000万工资。同月万科股东会议上,王石三次道歉,第一次是向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先生,“对于姚振华先生,如果我的一些话造成他被认为是野蛮人,那么我表示歉意。所谓的恶意与善意,是用在证券市场的中性词。”第二次是向万科的业主,第三次是向公司的中小股东和网民。若不是有人相拦,这个曾经两度登顶珠峰的汉子差点要折腰鞠躬。

  对于万科公司来说,控制权乱局影响深入各个层面,公司的离职率一度高达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此次会议上,王石提到了2015年开始推行的绿色供应链计划,称该计划曾受到舆论、政府、股东和一线公司老总的阻力。

  尽管从外界来看王石劳心劳力,但王石却说“我的睡眠一直很好”。“事情的变化往往是不可预料的,对于企业家来说,不确定是一种常态,要在不确定下处理问题,保持淡定”,王石说。

  从王石现在话语的机锋来看,和一年前明确表示“不欢迎宝能成为万科大股东”一样,他的旗帜再次鲜明起来,一句“他们”,将围猎万科股权者排除在本我之外。

  确实,“宝万之争”已至终局,各神马上归位。

  几日前,财新网报道,作为“宝能系”举牌万科A的储备“弹药”,早已成立的“安信基金信心增持1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安信基金信心增持2号资产管理计划”一直未浮出水面,目前1号资管计划已经提前清盘,2号资管计划也正在着手清盘。这两只资管计划自成立以来并未建仓,12月初劣后方曾提出增持万科,但出于风险的考量,管理人和优先级投资人均持保留意见,多方协调后最终做出提前清盘决定。

  有消息称,宝能系已在谋求退出万科的方案,其控制人姚振华不久前数次与王石接触,宝能系提出的退出方案包括名下股份对价为1500亿元。但该消息未获证实。

  12月17日,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则公开表示:“万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恒大投资万科是看好其未来的发展前景,我们无意也不会成为万科的控股股东。”

  不过,一直被视为万科管理层友军的深铁是第一个全身而退的。昨日晚间,万科公告称,经过与深圳地铁集团协商,双方同意终止重组事宜。

  宝万之争中,角力方已所剩无几。虽然华润一直对增持万科持消极态度,但现在华润重回万科大股东地位的猜想更甚了。因为傅育宁一直没有表态支持管理层,外界一直认为王石没有“搞定他”。但好在,有消息称,华润已将有关万科股权的谈判权上交国务院国资委,谈判桌上,姚振华面对的是一个更强势的对手。

  因为董明珠一句“资本破坏中国制造,他们就是罪人”,万科期盼已久的监管层“东风”已至。接下来,万科控制权的走向,会更趋近于公司管理层的意愿。上帝的将归上帝,撒旦的将归撒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