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警嫂的“成长日记” 结婚十五年我无怨无悔

  一家三口合影

  她们力量柔弱,却成了丈夫全心守护平安的坚强后盾;她们身躯单薄,却独自承担起对家庭、对老人孩子的责任。她们的名字叫警嫂。

  西安工业大学副教授王海莺是公安未央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张立的妻子。结婚15年,他们可爱懂事的女儿11岁了,家庭幸福美满。

  昨日,丈夫无意间翻开她的日记,其中的一些故事令这位铁汉刑警泣不成声。日记里的字字句句,“曝光”了一位警嫂十五年来默默的承受和改变,还有无怨无悔的爱。

  看着妻子的日记,张立抹着泪水说:“我记不清楚她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问我啥时能陪陪她和孩子?什么时候才能不忙?每次打电话时她都不停地念叨:‘注意安全,别饿肚子,别熬夜,衣服要穿暖,有空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欠家人的太多太多,我每次接电话都静静地听她说话,不是我不想过多地说话,我就是想多听会她的声音……”文/图本报记者李永利

  警嫂日记

  女儿深夜不让关灯 盼着爸爸平安回家

  2005年,张立到西郊三桥派出所当刑侦副所长,我们的家却在北郊凤城一路,大西郊到大北郊这段距离硬生生地将我们一家三口给隔开了,虽然在同一个城市里,可我们几乎一星期都见不上面。从那时起,丈夫不回家便成了家常便饭。

  2010年6月份,阿房宫发生了一起命案,嫌疑人逃到了陕南山区,张立与几名同事连夜前往陕南,钻进深山寻找嫌疑人的踪迹。他的战友们给我发了一张照片,当我看到他躺在地上熟睡的照片时,泪水夺眶而出,心如刀绞。

  2014年8月份,未央区团结村一起伤害致死案又让张立连着忙了好几天。8月21日案子收网那天,恰好是张立的生日,我和女儿准备好了蛋糕和一桌子菜等他回来过生日,可他回到家里已经是22日凌晨1点多,孩子都已经睡着了。女儿睡前还跟我说:“给爸爸把灯开着吧,这样爸爸回家就不怕黑了,肯定能平安回家!”

  一张“空头支票” 一打就是15年

  这么多年来,警察妻子的角色让我成了一个多面手,忙工作、忙老人、忙孩子,由一个从小到大被家人呵护的弱女子,变成了一个钢筋混凝土般的女汉子;由一个除了学习、工作外,从来不“多管闲事”的女人,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警嫂。

  在丈夫从警的24年里,我也不知道他缺席过多少次家庭团聚?也记不清他缺席了多少次女儿的家长会?更记不清我多少个长夜里在独自守望。我为此哭过、闹过、埋怨过,可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等忙完这阵子,我一定陪你和女儿好好转转。”谁能想象得到,他的这张“空头支票”一打就是15年。

  15年间,我在妻子、母亲、女儿、儿媳、人民教师之间快速切换着角色。我心里明白,我只是千千万万名警嫂中普普通通的一员,我的丈夫也只是千千万万警察中普普通通的一员。爱人是自己选的,路是自己走的,我无怨无悔。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