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一对“抗癌夫妻”的抗震救灾:下辈子还要在一起相爱在九寨

记者 向朝伦  邹俊川

命运对他们很不公,他是甲状腺癌,刚做手术,她是甲状腺癌、宫颈癌,已做了四次化疗。

他们是一对夫妻。8月8日21时19分,他刚刚给她喂了药,房间突然一阵剧烈摇晃,桌上药碗倒地,发出咣的脆响。他急忙抱住摇摇欲坠的妻子。当晚,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

他们本不是九寨沟人,1997年,他们因工作来到九寨沟,相恋、结婚、生子。20年里,他们6次搬家,但从未搬离漳扎镇。他们的爱,九寨沟清澈的海子可以作证,九寨沟晶莹的瀑布可以作证。2015年,他们18年的幸福恩爱被一纸医检报告打断:她患了甲状腺癌。她哭了, 40岁的人生开得正艳丽,单位的工作干得正出色,单位分的新房刚刚装修好,亲爱的老公、女儿、双亲正需要她,老天爷为何不长眼睛。他比她大7岁,一直拿她当好妹妹。他心里苦,嘴上安慰她:有我呢,会好的。

从此,不会做饭的丈夫学起了烹调,学会了熬药。她不能沾辣,不沾味精,他每天变着花样给妻子做清淡的饭菜,她吃药嘴苦,他会偶尔剥一颗糖给她。他怕她咳嗽,20年的烟瘾戒了,他怕她一个人寂寞,业余的麻将戒了。病,让他们更加相爱。

但邪恶之神仍盯着他们。去年,她的甲状腺癌转移,复发宫颈癌,他也查出甲状腺癌。他们相拥而泣,不知命运之神为何这样步步紧逼。

幸福恩爱的夫妇

家不能倒,还有老人和孩子。病痛,让他们爱得更深。每天上班,他提前把她送到单位再回自己单位,来去5公里。每天中午,他会电话提醒她吃药休息,没有他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每天晚上,他陪着她在河边漫步在树下呢喃,仿佛又回到初恋季节。突如其来的地震,让他们的爱再一次经受考验。当晚,他搂着她,生怕她受到惊吓。

听到凄厉尖叫的喊叫,看着惊慌失措的人群,夫妻俩反而镇静了。凌晨,当手机终于可以拨通,他们双双向各自单位打去电话,问单位的安排,问能做些什么?

她和同事打包给临时安置点群众送饭菜

9日一早,他们急急赶到各自的岗位,谢绝了领导“注意休息”的好意。她和同事一起,转移游客,收发上级送来的物资,登记备案资料,给临时安置点群众送水送饭送救援物资。他和同事一起,接收各地送来的物资,卸货验收搬运堆码发放,见什么做什么,间隙,电话提醒她别忘了吃药。从9日到23日,他们忘记了病痛。她常常忙到晚上八九点回家,睡几小时一早又到了单位。他每天在物资接收点忙个不停,有时还到群众临时安置点巡查。他电话叫她休息,她说单位人手少,搞不赢。她叫他休息,他说自己身体行,没得事。

他在救援物资接收站见什么做什么

23日,他的担忧变成了现实,她的病犯了。当天,他请假把她送到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埋怨:遵医嘱本该16日就到医院。

她没有哭:抗震救灾,有我一份子,很满足。他握着她的手,眼角潮湿:有一丝嗔怪,有一丝自责。他们的真实内心是:美丽的九寨沟,有我们的情,有我们的爱,救灾重建,怎舍得离开?!

一而再再而三的病魔没有击垮他们,突然而至的地震没有击垮他们。因为,他们有爱。他们约定:等病好了,带着老人、孩子去海南、云南走走,说了10多年,总因这样那样耽搁没能成行。现在,他陪着她,仍在医院。她偎在他怀里说:下辈子我还嫁给你。他说:下辈子我们还到九寨。

他,是九寨沟县工商质量技术和食药监局漳扎监管所职工高秀泽,她,是九寨沟管理局职工胡晓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