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商务服务

快鹿冲击  多款影视理财产品出现逾期 0

快鹿冲击 多款影视理财产品出现逾期

  由于P2P网贷属于借贷关系,固定收益部分与传统P2P网贷线上产品类似,影视标的主要集中于电影及电视剧的后期宣发项目,为投资人提供的收益结构一般为“固定收益+浮动收益+附加权益”。在快鹿集团爆发信用风险后,其连环冲击波已经显现。

快鹿冲击  多款影视理财产品出现逾期

  理财之家分析截至目前,除了快鹿集团旗下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出现兑付风险,不少此前被曝出与快鹿集团“有关联”的平台亦相继拉响逾期警报。
  4月8日,电影明星黄晓明就因代言网贷平台在微博被人“讨债”,而不得不火速作出澄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黄晓明代言的上海网贷平台“东融在线”,在其官网公开宣传自己是“互联网+电影+金融”首席运营商。
  不过,该平台理财产品近日却爆出逾期风险。而投资者聚集黄晓明微博“讨债”的缘由是,“东融在线”运营主体——上海东虹桥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东虹桥金融)曾于2015年11月邀请黄晓明成为其明星合伙人提供代言。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2月10日,黄晓明曾出席在北京举办的“贷你圆梦”梦想盛典,同时出席活动的还有时任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的施建祥。
  针对传言及微博评论,黄晓明工作室当天回应称,2015年,东虹桥金融为推广“贷你圆梦”项目,邀请黄晓明拍摄主题为“有梦、有未来”的宣传片及相关平面广告。除此之外,黄晓明与“东虹桥金融在线”或其关联公司无任何投资或合伙关系。
  截至目前,东融在线发行的东影宝理财产品已推出40期,每期融资金额为50万元或100万元,而这40期理财产品的投资标的为电影《大轰炸》,共涉及2500万元,部分已进入回款期。
  4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东融在线,一位客户经理表示,具体回款要等手机短信通知,请投资者耐心等待。
  多款影视理财产品逾期
  对此,盈灿咨询研究员陈挚称,此前,快鹿集团参与投资并以大约2亿元的价格买下《叶问3》的内地发行权。在《叶问3》上映前,快鹿集团已把其打包成多个票房资产证券化产品,通过与它相关联的线下线上平台金鹿财行、东虹桥在线、当天财富、智优财、易联天下等多途径进行融资。
  而担保方也多为上海快鹿集团及其旗下的东虹桥担保。此后,施建祥和快鹿集团控制的上市公司十方控股(01831.HK)和神开股份(002278.SZ)相继发布公告收购《叶问3》票房收益权。
  此外,快鹿集团上周公开宣布将收购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
  此前,金鹿财行线下理财产品中有一款名为“禄鹿通”的产品,对接的是影视类债权,年化收益为13%-13.5%。在其App上也有类似的电影宝产品,但具体投资于什么方向却并未有显示。
  同样,当天财富曾在其官网发行了名为“咏春盈泰”的电影收益权转让计划,期限9个月,产品规模2亿元人民币,预期年化收益率10%+浮动收益,保底票房8亿元。
  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除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另有多款平台影视理财产品已受到牵连。值得一提的是,为其提供担保的机构正是快鹿集团旗下的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东虹桥担保)。东虹桥担保为快鹿集团主发起创立的公司。
  对此,一位金鹿理财产品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前,快鹿集团为了安抚投资人情绪,向投资人出示了一份快鹿集团内部评估的集团及所属各实体实际资产情况简表。
  该份简表自称,截至2016年3月29日,快鹿集团持有东虹桥小贷和东虹桥担保的资产价值分别为40296.8万元和69603.45万元。
  4月5日,沪上互金平台趣豆理财在平台官网发布一份致投资者书,承认旗下理财产品出现逾期。
  据趣豆理财官方信息显示,该平台为上海翎秀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打造的生活理财平台,该平台有多个产品对接电影《叶问3》的投资,其合作单位就包括了东虹桥担保。
  趣豆理财称,从4月2日起,平台发售的部分投资类产品出现逾期,经与快鹿集团紧急沟通,快鹿集团承诺将进行兑付托底保障,并在平台出示了快鹿集团的承诺函。
  此外,玖那里金融在线亦为《叶问3》募资逾百万元。不仅如此,早前在苏宁众筹平台上,一款《叶问3》影视众筹的产品已超额募资810%,共筹集资金4050万元,预期年化增值收益为8%,募集时间为2015年10月28日-11月8日。
  值得一提的是,紧随《叶问3》其后,部分《大轰炸》系列影视理财产品也逼近还款高峰期,新一波的兑付高潮或很快到来。
  据公开宣传资料,中美合拍的3D战争影片《大轰炸》由快鹿投资斥巨资打造,施建祥和时任金鹿财行董事长韦炎平均为制片人。
  除了“东融在线”,菜苗金融也已“触雷”。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菜苗金融官网看到,该平台旗下“影视尊享计划01号”系列已有逾期产品出现。例如“影视尊享计划01号045期”为2015年9月份投资,投资期限为6个月,目前仍处“还款中”状态。
  菜苗金融在官网公开宣称,公司与快鹿投资集团、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公司、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贷款公司等企业达成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互联网金融+影视”操盘手法揭秘
  对此,陈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年来,互联网金融(P2P网贷、众筹)+影视这一模式之所以能大行其道,与当前的大环境不无关系。
  在中国电影票房繁荣的背后,国内影视剧行业的投融资也一直面临着巨大困境,其投融资源渠道主要来自政府机构或大型上市影视制作公司,但一般只占整个影视剧投融资市场的30%左右,剩下的大约70%资金主要靠中小影视公司和一些民营资本。
  “就是这70%左右的资金常常几年也筹集不到,甚至一些好的影视剧项目,就因缺少几百万便半途夭折。” 陈挚认为,“很多影视剧项目在运营前期很难获得资金支持,尤其中小成本影视作品,而普通民众手中却持有一定的闲置资金。于是互联网金融(P2P网贷、众筹)+影视这种新型投融资模式应运而生。”
  截至目前,在P2P网贷平台中,影视标的主要集中于电影及电视剧的后期宣发项目,为投资人提供的收益结构一般为“固定收益+浮动收益+附加权益”。
  其操盘模式具体为,在“P2P网贷+影视”中,影视项目的投资方,一般为某某资产管理公司,拥有影视项目的收益权资产,收益权会通过P2P网贷平台转让给投资人,投资方(某某资产管理公司)再按约定期限到期回购,最后由第三方融资担保机构进行本息担保。
  由于P2P网贷属于借贷关系,固定收益部分与传统P2P网贷线上产品类似,浮动收益会根据影视作品的票房或最终收入确定。” 陈挚称。“而附加收益则是一个比较独特的部分,结合影视行业的特殊属性,影视标的会让特定投资者享受特殊投资待遇,如参加电影首映礼、与明星见面、电影票和电影周边产品等。 read more

创业“跟风狗”的15大特征 你中枪了吗? 0

创业“跟风狗”的15大特征 你中枪了吗?

2015年已经过去,面对2016年,科技圈里呈现一片茫然死寂的现象。若是这时出现一股流行元素,必然会有不少的人趋之若鹜。看似是站在了潮流的最前沿,实则不过是画虎反犬类罢了。这样的一批人往往就是我们所说的创业“跟风狗”,而他们往往有着以下15种共同的特征。创业者们,你们是否中枪了?

1、App、App、App。除了做app还是做app,创业者们找不到好的创业点和突破口的时候,往往都会把目光放在app上,巴不得抛砖引玉,大赚一笔,完全无视当下市场饱和的现状。 read more

创业要成功该树立什么样的“创业三观”? 0

创业要成功该树立什么样的“创业三观”?

之前,我讲了关于创业者如何处理和投资人的关系,不要忘记商业本质等等观点,沿着这个思路说下去,其实我一直想强调的是一个“创业三观”的问题。

我们平常讲到人的三观是“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创业的时候,我认为还需要再加一个创业三观,分别是“时间观”、“金钱观”和“市场观”。很多创业者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其实都是这三观“不正”导致的。

一、“时间观” read more

每2家问题P2P中就有一家跑路 花钱买用户成本低 0

每2家问题P2P中就有一家跑路 花钱买用户成本低

  今年P2P理财一面飞速的发展,一面跑路问题成潮,P2P平台跑路几乎成为了行业的关键词。虽然P2P乱象丛生,但是监管条例却迟迟没有出现,投资者在进行投资的事后一定要小心谨慎。

每2家问题P2P中就有一家跑路 

  理财之家数据 自2011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500家平台出现问题,其中,2015年达到风险暴露高峰,出现问题的平台达到896家,占比超过一半。2014年全年问题平台为275家,而今年截至目前,问题平台就已经达到270家,几乎为2014年全年的量。
  在2013年,P2P平台出现问题时,主要是指提现困难,而2014~2015这两年,P2P平台的问题主要是指跑路,2014年275家问题平台中127家跑路,占比接近一半;2015年,896家问题平台中487家跑路,占比超过一半。
  今年以来,P2P接连爆雷,3月底,快鹿系旗下线下理财平台金鹿财行爆出资金链问题,遭遇兑付危机,虽然快鹿集团已经宣布并购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但重启兑付依然要等到7月。
  “快鹿系”一波还未平,“中晋系”一波又起。4月4日,又一家百亿级理财公司中晋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因经营过程中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去年,P2P行业步入融资高峰期,在或真或假的面纱掩盖下,似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平台都能拿到千万风投,然而,同期伴随着风口的是持续了一整年的跑路潮,以及去年下半年愈演愈烈的资产荒、资金荒,再加上去年底“e租宝事件”的雪上加霜,P2P行业名誉度跌至谷底。
  这段时间,壹宝贷总经理罗浩杰正忙着四处打听P2P平台的转让价格,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机会。
  一个现象是,自今年3月份以来,P2P平台的整体转让案例徒增,虽原因各异,但一个共同点是,价格便宜。
  “有一个平台,注册户1万,交易金额1亿,活跃用户1200人,待收2000万。他们最终的报价是200万,我还在考虑。”罗浩杰说。
  在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PPmoney万惠董事长陈宝国看来,“合规年”里,随着监管趋紧和监管完善,跑路的现象将会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良性退出。“如果P2P平台的成交规模达不到百亿,未来将很难盈利,对于那些无实力无资源就贸然进入这个行业的小平台来说,只会慢慢萎缩。”他说。
  当然,相比干不下去就跑路的恶劣行径,良性退出显然要温和许多。《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同时了解到,随着急于转手者越来越多,市场上也在酝酿着相关的并购基金,专门收购P2P平台。
  每2家问题P2P中就有1家跑路
  “有没有人愿意收购互金平台的,注册人数10万,投资人数3万”;“有没有收购金融社交平台的,粉丝15万,投资用户8000人,要求收购方信誉良好”;“国企控股的上海P2P平台转让股份,接纳新股东,要求入股方能有现有客户或推动业务发展的互联网资源”……近一段时间,在P2P从业者的朋友圈里,这样的信息时常闪现着。供给方活跃的同时,需求方也在积极发布需求,“某上市公司收购深圳网贷平台,要求控股,占股比例60%~100%,融资能力强,余额在2亿~20亿左右”;“现有一拥有优质资产端的金控集团欲与P2P合作,可采取资产端合作或收并购方式,范围全国,要求平台待收5000万起”。
  罗浩杰说,他最近正在这个行业里面打听价格,随时准备收购一些待转手的平台。而至于对方欲退出的原因主要与运营和监管有关,“有些是运营能力较差,没持续运营能力;有些是股东之间有矛盾想脱手退出;有些股东没有金融相关经验,担心监管风险;也有一些是做到一定规模但依旧看不到盈利的前景”。
  根据理财之家提供的数据,自2011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500家平台出现问题,其中,2015年达到风险暴露高峰,出现问题的平台达到896家,占比超过一半。2014年全年问题平台为275家,而今年截至目前,问题平台就已经达到270家,几乎为2014年全年的量。
  在2013年,当我们在讨论一个P2P平台出现问题时,主要是指提现困难,而2014~2015这两年,P2P平台的问题主要是指跑路,2014年275家问题平台中127家跑路,占比接近一半;2015年,896家问题平台中487家跑路,占比超过一半。
  而这种一半一半的趋势也一直延续到今年。
  不过,好消息是,今年的跑路P2P主要集中在1~2月,进入3月份以来,一半的问题平台开始选择主动停业退出。数据显示,3月份问题P2P平台数量为98家,其中,有47家平台主动退出。
  “由于这部分平台待收较小,容易完成清算,而主动停业或许是平台良好退出的不错选择。”
  “这种健康、有序的退出方式将会日渐成为主流,给行业带来正能量,也有利于提振投资者信心,让行业发展更趋阳光化、规范化。”广州e贷总经理方颂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他认为,以往平台退出这个市场,都是由于提现困难或是跑路,现在有平台选择主动退出,说明大家不是在盲目进入,以暴富的心态进入这个行业,而是理性看待这个行业的发展,更加注重盈利模式。
  收购者花钱买用户成本更低
  “可以说,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已经炒作过度了,今年将成为具有分水岭意义的一年,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步入深水区。”陈宝国说,一方面,综合性大平台、垂直领域具有独特资产与用户群的平台,以及科技金融能力强的平台将获得生存机会,投资人也会向着这些平台聚拢,出现赢者通吃的局面;另一方面,小平台、缺乏竞争力的平台,以及新平台的生存会越加渺茫,以至于慢慢萎缩消失。
  “这两年,很多人跟风进入P2P行业,实则根本就不知道这个行业是怎么回事。”陈宝国说,前段时候,他曾在广东P2P业内摸底调查,“有些新平台获客特别艰难,辛苦折腾了一年,用户量达不到1万人,只能艰难维持着。”他说。
  而对于这些依旧挣扎的P2P平台来说,如果老板没有跑路、尚未出现提现困难或被经侦盯上,那么停业或者转让或是一条跳出苦海的捷径。
  “对于待转手的平台,我们主要从资金端募集能力、资产端获取能力、资产质量、盈利能力、交易规模、待收余额、活跃投资人数等多个维度来判定是否可以收购,以及判断价格。”罗浩杰说。
  “比如我之前接触一个平台,注册用户20万,交易接近20亿元,活跃用户5万,待收4亿元。他们自己报价3000万元,我们报了2000万元;另外有一个平台,注册户1万,交易1个亿,活跃1200人,待收2000万元,他们自己的报价是200万元。”罗浩杰说。
  在他看来,有些平台本身比较优质,但由于股东急于转手,所以并不太会考虑以前的投入,报价也较低,基本是亏本大甩卖。
  “我们也是P2P平台,有自己的运营团队,所以,不会太注重对方团队,只留下平台里优秀的人员,所以也会压低对方的价格。”他说。
  那么,对于P2P平台的收购方来说,他们在行业低谷时选择大举并购,意图为何?
  “是用户,通过并购获取用户的成本比我们自己通过现有平台获取用户的成本要低,其次才是资产质量以及资产获取能力,我们同时并购多个平台,可以优化资源配置。
  如今,资产荒、资金荒双重挤压P2P,在资产端,随着经济下行,高收益的资产已成往事,而一旦收益降低,就会传导到资金端,去年上半年,小牛市行情极大地分流了P2P平台的资金量,导致平台成交急剧萎缩,下半年,随着股市急剧下行,P2P平台稍获喘息。
   read more

在线教师自称年薪280万收入竟超网红 0

在线教师自称年薪280万收入竟超网红

23小时的高考物理串讲课,如今在“跟谁学”平台上售价1200元。物理老师刘杰可以在后台清晰地看到学生的选课情况,“300个人选课,目前选课费是36万元。”刘杰满意地点了点头。“我现在的收入,不是比以前多一点,是多得特别多。”他告诉记者,传说中的一个月收入20万元,“没有瞎吹牛。”

  刘杰粗略算了一下,自己现在一年通过网络平台和线下教学挣的钱,大概有280万元左右。而他,只是一名并不算太正规的“教师”而已。 read more

细数非法贵金属投资平台有哪些套路 0

细数非法贵金属投资平台有哪些套路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中,贵金属投资成为了去年整个投资市场中规模最大,参投人数最多的项目,之所以贵金属投资能够让众多的投资人趋之若鹜,背后的收益可想而知。贵金属投资行业依然乱象频发。非法贵金属投资平台坑害投资者的故事依然时时上演着。这些故事总是类似:受害人往往缺乏规范的理财知识,非法平台“循循善诱”、“步步为营”,最终使得投资者血本无归、倾家荡产。 read more

150天绝地反击 易到用车逆袭的3个创业真相 0

150天绝地反击 易到用车逆袭的3个创业真相

这是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互联网降维攻击案例。

  专车大战之易到篇。易到,这个国内专车市场的开创者,历经艰辛从0到1。我记得有一次吃饭,易到创始人周航说起刚创业时,找租车公司合作。对方问:你们是不是钱特多?周航说:不多。对方又问:你们是不是政府资源特强?周航说:没有。对方很不理解的说:那为什么做这个!

  但在2015年,易到却遭遇悲情之年,先是被Uber、滴滴降维攻击,又遇到神州专车的打劫。有一段时间,很多人都认为,易到正跌出前三。我是易到的白金卡用户,还是挺担心的。 read more

起底快鹿施建祥 没学历喜欢被叫博士 0

起底快鹿施建祥 没学历喜欢被叫博士

  从2015年起快鹿集团要投资百亿布局全球化电影产业链,到如今靠资产重组和变卖筹集百亿资金偿还数十万投资者的本息,上海快鹿集团短短一年间对电影产业投资计划如泡沫般的破裂,留给外界的是不胜唏嘘和疑问。

起底快鹿施建祥 没学历喜欢被叫博士

  “施主席为人好大喜功、铺张浪费,开一个会就能花出去200多万元,这次辞职对公司兑付也算是积极影响。” 4月5日,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以健康原因辞任,隐身幕后操盘,其一手创办的快鹿系商业帝国正陷入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等一系列融资平台兑付危机,竭力自救。
  1964年生于上海市崇明县长兴岛的施建祥,早年创业开过印刷厂,而后拿到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的华东区代理权获得第一桶金;1999年借收购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快鹿电缆”一跃而起,开始在房地产等实业领域多元化探索,建立起快鹿系商业雏形。
  施建祥为人豪爽义气,并伴有争议。与许多60后企业家一样,中国60年代的贫穷困苦逾是激发着他对成功的渴望,事实上,童年的清贫与缺乏系统的高等教育对施建祥影响至深。“施建祥很喜欢别人称呼他施博士,也许是从前没有真的接受过高等教育,所以对文化身份非常偏好
  然而,这些多元化拓展并不能满足施建祥对曝光率及成功的渴望,金融与电影自2009年前后步入其视野。金融与电影让施建祥及快鹿集团迅速成名并壮大,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快鹿系创办及控制了多个P2P平台,进军影视业野心膨胀,更让施建祥喊出了所谓的“互联网+金融+电影”模式。
  “互联网+金融+电影”模式没有带来预想中的辉煌,换来的却是快鹿集团上百亿的兑付危机,施建祥的黯然离场。在票房遭受质疑后,《叶问3》成了多米诺骨牌,引发了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一系列的兑付危机,截至4月8日,金鹿集团、当天财富、当天金融、魔环金融和东虹桥在线5家P2P平台因参与快鹿《叶问3》以及后续《大轰炸》等项目遭遇兑付风险,影视圈名人扬子发行公司火传媒解散。
  4月6日的投资者见面会上,快鹿集团承诺对出现问题的各合作方及产品进行兜底,兑付工作最快7月1日启动,并即刻启动对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等平台的全资并购及重组工作,接任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徐琪向投资者表示,快鹿集团整体应兑付款超过100亿元,而该公司总资产为87亿元。随后,4月8日,快鹿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声明,本阶段公司唯一的工作重点就是兑现承诺,“努力拼还款”。
  而漩涡中的施建祥,3月份奔忙于《叶问3》的首映礼后便一直在香港。
  “阳光的”的发家史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是一家从百分之百国营企业转制为百分之百民营企业的大型民营投资集团。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陆续做过服装、贸易、房地产等实业,累积到一定资本之后,于2010年左右开始转型进入金融行业。
  近日,一篇《还原一个被污名化和传奇化背后的施建祥》文章在网络上出现,经快鹿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此文章应当是施建祥授权发布的专访文章。该文章提到,施建祥年幼时经济条件较差,一段“吃红烧肉的童年记忆”也被提及。与许多60后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相同,穷困是那个年代的共性,施建祥的童年也是在贫穷和饥饿中度过。那时起施建祥暗下决心要成为家族的一面旗帜。
  施建祥也曾向媒体表示,“家里没有经济条件让我接受良好的教育,但我坚信,没有学业背景,未必就没有好职业,未必就没有自己的大事业。”
  至1995年,施建祥从“铁饭碗”的印刷厂辞职下海,拿着4万元积蓄创业。当时世界500强之一的美国西方石油公司来沪招募代理商,通过一番传奇般的争取,施建祥成功获得西方石油公司华东地区总代理权,3年代理商后有了一定的原始积累,这也是他的第一桶金。 而对于这样的经历,施建祥曾提到:“成功企业家最初资本积累时难免带有一些灰色。但我可以自豪地宣布,我的第一桶金完全是阳光的。”
  在获得第一桶金之后,不满足于此的施建祥向往着更大的成功;后来为人所熟知的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与上海快鹿实业为施建祥家族的核心企业。而“快鹿”的名字来源于1999年的国企改制。1999年,上海4家国有企业宣布破产,施建祥悉数收购,将一个100%的老牌国有线缆企业改制为100%的民营企业—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数据显示,至2005年,快鹿集团资产增值45倍,销售额超过前45年的总和。
  截至目前,上海快鹿电缆注册资本5亿元,股东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施建忠,双方分别持股90%、10%。旗下6家子公司,上海欧忆光电技术、上海快鹿电器成套设备等。上海快鹿电缆是作为上海诸多政府项目及国有大型企业的供应商,也由此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当然,施建祥掌控下的“快鹿”也由此开始多元化经营。
  2001年12月,上海快鹿实业有限公司成立,截至目前注册资本20亿元,股东分别为胡培、施建兴,旗下4家子公司,如镇江慧谷快鹿科技园、上海迅鹿国际贸易等;2003年,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成立,截至目前注册资本50亿元,股东分别为施建兴、上海快鹿实业、谷平;其中,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党总支书记为施建兴。
  据了解,施建祥、施建兴、施建忠均为兄弟关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与上海快鹿实业成为施建祥家族与快鹿系的大本营,在房地产等多方面领域扩大经营。经过多元化经营,上海快鹿实业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都开始拥有了大量产业,具备充足的积累,也为后来金融领域的探索提供基础。
  上述快鹿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快鹿系企业有点国企气质,也许是当年改制遗留下来的风格;每一次开会施建祥派头十足,而且喜欢开大会,动辄100人、200人一起参会。而快鹿也设有党支部,党支部书记为施建兴。他还提到,施建祥本人谈吐比较豪爽,对企业员工有一种江湖义气的味道。
  隐形的“东虹桥”金融帝国
  至2009年,45岁的施建祥找到了新的梦想,他将金融放置于梦想的高地。相信这也是快鹿系通过电线电缆、房地产等实业累积到一定资本之后,开始着眼于“用钱赚钱”。在东虹桥小贷成立时,施建祥对外表示,“可以说商海浮沉30多年,涉足金融,我才真正认识自己,了解自己,金融之梦现在是我追求的梦想。”
  对于为何涉足金融行业,施建祥当时提到,是20多年前他碰到的一个坎。当时,公司拿下一个美国订单,但苦于没有抵押 ,拿不到贷款而最终流产。他感受到民营企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一定离不开金融的支持。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自2009年开始快鹿投资集团开始涉及金融领域,上海多家以“东虹桥”为名的金融企业,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子公司或由其发起成立,似乎成为快鹿系旗下隐形的金融帝国。
  2009年东虹桥小额贷款成立,注册资本5亿元,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持股比例为30%,为第一大股东。2012年,东虹桥融资担保成立,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持股比例39%。同样在2012年,东虹桥金融控股、东虹桥资产管理分别于当年9月、12月成立,注册资本分别为30亿元、10亿元,两者为母子公司关系,而后分别更名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上海中海投资管理。股东为自然人李淼、周萌萌等人,但是在工商变更正中,出现沈燕的身影,有资料显示她是施建祥的夫人。外界也质疑中海投资控股为上海快鹿系旗下产业。
  2014年,东虹桥金融控股(即“中海投金融控股”)发起成立当天财富与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目前股东为郑洋等自然人,而发起人中有着快鹿集团、东虹桥金融控股的身影。同样的,在上海金鹿财行工商变更中,其创始发起单位为上海金融文化联合股份,而该公司的股东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
  另外,2015年成立的东虹桥互联网金融(即“东虹桥在线”),注册资金5亿元;大股东为上海隆钥金融信息,成立于2012年,股东为自然人高燕、王迪,其原名为东虹桥金融信息服务,工商变更中显示原股东为东虹桥金融控股及东虹桥资产管理。然而,东虹桥金融控股旗下拥有29家子公司,除了上述曾经参与发起成立的金融企业,还涉及影视、传媒、金融等多个领域。
  进军影视业野心膨胀
  在金融领域布局的同时,施建祥自2011年开始关注到电影行业,并参与过多部电影投资。公开资料显示,施建祥涉足电影行业的初次尝试应当在2011年,上海合禾影视投资与香港天马电影制作合作,由黄百鸣监制拍摄影片《八星抱喜》。根据工商信息系统显示,合禾影视2010年注册成立,控股股东曾为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后者的股东为快鹿投资和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自2011年与黄百鸣合作《八星抱喜》后,施建祥非常热衷于接触影视演员,出席影视圈活动。而施建祥频频与知名演员合影发布在微博上,如黎明、古天乐等。并且与谭咏麟、钟镇涛等歌手演员成为好友,甚至将钟镇涛的女儿收做干女儿。
  从2011-2015年,施建祥以出品人身份出现在8部影视项目中,如《精忠岳飞》《忠烈杨家将》《八星抱喜》、《叶问》 等,其中囊括了一线明星与国内知名的影视公司,施建祥短时间内与中国电影圈甚至好莱坞进行了广泛接触。
  “中国电影票房达到10亿元的时候,我在做生意,发展自己的企业;当票房达到100亿元的时候,我在观察;当票房达到300亿元的时候,我要出手了。”施建祥如是说。在与黄百鸣多次合作后,施建祥在电影行业的野心逐渐放大,目标也令人瞠目。黄百鸣出品《叶问3》,施建祥与其进行了更为深入的合作。以2亿元的价格买下内地发行权,并推出互联网+金融+电影的模式,借助各融资平台以《叶问3》票房收入为投资标的,进行融资, 与此同时,施建祥与快鹿投资集团入主十方控股、神开股份等上市公司,并借《叶问3》票房,做大上市公司市值。
  2015年10月,施建祥在公司内部会议上提到,《叶问3》票房大陆目标30亿元,一旦实现30亿元票房,快鹿将创造中国110年电影史的奇迹,让集团在整个中国电影界建立行业地位。此时的施建祥对未来影视行业的野心有着极大的愿景,《叶问3》还未上映,就已经开始投资《大轰炸》、《敢死队4》等多部电影。
  《叶问3》是施建祥首次站到台前大手笔操作发行,拍摄、发行、上映的前后过程中,快鹿集团内部资源和关注度都集中于此。上述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提到,“《叶问3》上映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快鹿集团内部开会非常频繁,甚至会加班到深夜。”
  爱出风头到黯然离场
  值得一提的是,从事影视行业不仅仅是因为赚钱,施建祥非常热衷于自己的“曝光率”和个人形象包装。该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施建祥非常喜欢出风头,而且出手阔绰”。上述快鹿集团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还提到,“施老板目标非常高,《叶问3》30亿元的目标几乎没可能,有点好大喜功,为《叶问3》的上映和排片,很大方地给予影院方面不少的好处”。
  而对于新电影《大轰炸》的投资,施建祥在内部会议上曾提到投资额上不封顶,出手可见一斑。目前《大轰炸》已经杀青,总投资高达7亿元。在影视领域的拓展不得不提到扬子与黄圣依。快鹿投资集团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扬子、黄圣依两人与施建祥的关系匪浅,并且在传媒、影视领域,扬子在给施建祥“打下手”,曾经同黄圣依蹭好莱坞红地毯,正是施建祥一手炮制;而火传媒、菜苗网络两家公司也是施建祥出资交给扬子打理。
  此外,施建祥对于文化身份也极为热衷,最多时有十余个身份。如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上海历届春节晚会中首次由民营企业家担任总导演、剑桥大学终身荣誉院士等。然而,这些身份的真实性存疑,包括剑桥终身荣誉院士、参与白宫晚宴、蹭好莱坞红地毯等均被曝为造假。
  由于《叶问3》假票房事件的爆发,施建祥旗下的十方控股、神开股份股价均出现暴跌。在3月底,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等金融平台出现兑付危机,而兑付方均指向快鹿投资集团。4月1日,十方控股公司发布公告称,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因健康理由,辞去十方控股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职位。并在4月5日宣布辞任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
  对于目前逾百亿元的兑付危机,当天财富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上百亿元的应兑付款已经说明这不仅仅是《叶问3》的问题,未来合并带来的结果便是裁员,多家公司合并到一起,只需要一套团队就够用,所以至少2/3的人都会被裁。“由于资金链紧张,该当天财富人士还提到,”我们社保公积金已经停止缴纳,到4月15日工资能发下来就不错了。
  辞任后身在香港的施建祥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声,他在近日发表声明称:“我虽因健康原因已辞去快鹿投资集团的一切职务,但我永远都是快鹿的人。在此我承诺,我愿意将个人数亿的资产和部分现金借给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去设法维持运营,以确保企业的正常运行来完成对投资者的兑付。”
   read more

深圳允许大学生休学创业 最高可获50万元资助 0

深圳允许大学生休学创业 最高可获50万元资助

大学生休学创业和毕业后自主创业,创业场租补贴标准在现有基础上提高20%-50%,优秀项目可给予最高50万元资助。

  深圳市日前出台《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措施》,包括20个方面81条措施共178个政策点,其中新增86个,强化70个,重申22个,涉及高精尖、紧缺专业等各类人才的培养与引进、创客之都的建设、人才评价和流动机制的完善、人才安居保障、人才服务等内容。据了解,每年深圳市财政用于人才工作的预算将达44亿元,新增23亿元。 read more

印度成为中国手机厂商新战场 0

印度成为中国手机厂商新战场

华为、乐视、中兴和美国通信技术提供商Avaya的高管周五拜访了印度电信和信息技术部长拉威·普拉萨德(Ravi Shankar Prasad),表达了希望扩大印度业务运营的意愿。

  普拉萨德表示:“它们都对印度表示看好。华为已在印度售出了100万部手机。我对它们表示,它们应当考虑在印度制造手机。它们正在与富士康商洽。”

华为印度执行主管拉姆·帕特恰拉(Ramu Patchala)表示:“我们正评估在印度制造手机的可能性。”他没有透露手机生产本土化的时间表。 read more